新笔趣阁 > 亿万先生 > 全知全能者 > 第283章 温和而厚味
    大鲤鱼一条。

    菜籽油。

    甘草,西洋参,菠萝,玉米粉,蛋清。

    盐。

    几样材料,都是早上在公园里的时候许广陵和章老说过的,此时全都备好。

    许广陵也能自己买,但现在真抽不出什么时间,另外,他从市场上买的,品质也绝对不如章老提供的好,所以也就不必在这一点上费什么心了。

    章老,陈老,两位老人俱皆饶有兴致地看着许广陵操作。

    而陈致和则和周老先生祖孙留于客厅内,周青竹现在身上扎着针呢,大约许广陵把饭做好的时候,再去下针正好。

    切成极薄透明片的甘草及西洋参片,于八十度的菜籽油中微炸着。

    许广陵手中的漏勺旋转着,由慢而快,到一定速度之后稳定下来,简直就像一台自动搅拌机。

    这如同是固定程序,并不消耗许广陵任何心神,而作着这个步骤的时候,许广陵向两位老人解释道:“食有两种,一种味淡而性滋补,一种性其次而味极浓酽,以酸麻辣咸等诸多重味刺激味蕾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,我就想稍微调和一下两者,作一道以甘和滋补为宗,但同时味道也有点浓酽的菜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也是第一次尝试,所以具体如何,还要等做好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两位老人都是点头。

    章老先生且不说,便是陈老先生,对于药材及药性的了解,其实也绝对可以完虐诸多所谓的“药师”,所以在早上许广陵说着这几样材料的时候,便已经判断出了他有何打算。

    甘草,西洋参,皆是绵和而滋补。

    用西洋参而不用人参,尤其前几天才讲过人参,显然,除了药性的考虑之外,许广陵更多的考虑,还是西洋参的味道。

    西洋参,甜、苦、涩,其中,大约甜占30%,苦占40%,涩占30%。

    甘草,也叫蜜草,从这个称呼就知道它的味道大概是怎样的。

    搅拌了大约三分钟之后,许广陵停下动作,任由甘草及西洋参仍然在油中微炸着,他则腾出手来开始处理鱼。

    这个步骤没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这还是差不多这半年以来许广陵第一次处理鱼,而且是把鱼用他以前从未做过的花刀式处理,但现在的许广陵,说真的,菜刀在他手上,就如同是手的延伸。

    唰唰唰唰唰。

    就一个快。

    然后稳,然后准。

    干脆,利落,如同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这整个的动作处理,陈老先生甚至看的两眼发光,然后情不自禁地与章老先生交换了一下眼神。

    花刀好后,许广陵把鱼身及鱼头放入静止的热油中,同时,加入细盐。

    而做完这个,许广陵再次抽出手来,菠萝取汁,然后和蛋清一起,将玉米粉调和成糊状。

    糊调好后,捞出鱼,上糊。

    刚才的油及西洋参和甘草片一起换掉,重新倒入干净的菜籽油,直接加温到180度,下鱼,煎炸大约两分钟后,出锅。

    没有后续的动作。

    就这样,这道菜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这是很不正规的“松鼠鱼”,但事实上,本也无所谓正规和不正规。

    被油炸后的薄玉米糊,呈现着一种透明的微黄色,和鱼身一起,略呈焦脆,好像用筷子轻轻一触,就能打破这焦脆的壳,也因此,看上去,让人分外有一种想要将之打破的冲动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在菜式的色香味三个讲究中,单从“色”上来看,许广陵所做的这道菜,是合格的。

    或者也勉强可以称之为优秀。

    而这优秀,一来源于刀工,二来源于糊的处理,三么,就是油炸的把握了。

    一步天堂,一步地狱。

    在美食的烹饪中,其实就是这样。——对一个手艺高超的大厨来说,是没有“差不多”这个概念的。

    差不多,就是差很多。

    就是失之毫厘,谬以千里。

    哪怕是最简单的开水煮平菇,佐以盐,就水、蘑菇、盐这三样东西,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工序,却是有人可以煮得很鲜,很适口,而有人可以煮得除了咸味之外,其它什么味道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这两者之间的差别,可能仅仅只是几秒钟的火候之差。

    针灸,需要老师手把手的教导。

    在许广陵看来,厨艺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而如果靠自己摸索,那需要很高的天分,以及,太多太多的尝试。

    会做。

    做得不错。

    做得好。

    简直绝了。

    这几个层次之间,阶梯太大,而绝大多数厨师,可能仅止于第二个层次,“做得不错”。

    针灸,许广陵有章老手把手的教导。

    但是厨艺,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,无师,却胜有师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他其实是开了挂的人。不论是梦中的获得,还是神农诀在身,又或者哪怕仅仅只是他现在的身手,都让他在厨艺这一道上,轻而易举地就越过前两个层次,而直达第三第四个层次。

    之前的那道大烩菜,以许广陵的自我评价来说,是可以达到第四个层次的。

    而今天的这个松鼠鱼,许广陵勉强给自己打了第三个层次,其实更严格点,应该在第二层次和第三层次之间。

    毕竟是初次尝试。

    好几个步骤或者说细节,都只能说是中规中矩。

    还有很多微调的必要及空间。

    米饭是早早就蒸好的,不知是章老或陈老又或是陈致和哪一个人的手笔,不过今晚的主题显然不是米饭,而是这道鱼。

    章老,陈老,陈致和。

    周老先生,周青竹。

    许广陵。

    六人就座。

    米饭尚热,泛着淡淡的香气。

    是长粒香米。

    以章老或者陈老的渠道,显然可以获得市面上等闲买不到的优质大米。

    不过,这米的香味,明显是抵不过鱼的香味的。

    战五渣一个。

    鱼,甘草,西洋参,盐,油,菠萝,玉米,蛋清,林林总总就是这几样东西,但在许广陵的搭配之下,此刻,那很勾人的香味,说明,这个搭配,至少是成功的。

    事实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章老搭筷,陈老搭筷,陈致和搭筷,周老先生搭筷,周青竹搭筷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温和而又厚味,拙言,这两个讲究,你是做到了。”章老先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以后就改吃这个吧,天天吃粉条,老头子我早吃厌了。嗯,这个鱼烧得不错。”陈老先生说道。

    而一筷子入口,顷刻之间,浮现在陈致和脸上的,却是相当的沉醉之意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这是我到现在吃过的最好吃的鱼!”片刻之后,他是这般地说道,并很快地夹了第二筷。

    “哇,许大哥,这个鱼比你做的烩菜还好吃!”周青竹小姑娘的表现就很夸张了,比陈致和要夸张得多,眉开眼笑地,“许大哥,你是特级厨师吗?以前参加过厨艺大赛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丫头,不要胡说八道。”周老先生呵斥着,然后却也道:“许先生,你的厨艺和医术,是一样地高明。”

    许广陵的医术,现在,在周老先生的眼中,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准?

    只能说是,高,很高,很很高。

    高到天上的那种。

    也因此,说他的厨艺和医术是一样高明,这是绝对的相当的赞誉了。

    许广陵自己也搭筷。

    一块鱼肉入口,牙齿咬下去,穿过热油,穿过微焦的玉米糊壳,穿过嫩滑的鱼肉,然后上下牙齿合并在一起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。

    鱼的味,玉米焦脆的味,甘草西洋参菠萝的味,还有盐的味。

    混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于味蕾间。

    像是水中的涟漪般,一圈圈地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==

    感谢“牛哥哥大”的推荐票支持。

    感谢“我真的姓陈”的月票捧场。
亿万先生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