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亿万先生 > 承天 > 第三百四十八章 你最合适
    城门外前方那人跑去的方向是一条开阔的直道,宋民的这位副官怕就怕其回头一望便发现了自己,策马奔腾着便向一边的山间林子里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透过茂密林子间的缝隙,往外一望,正好能看见那人隐隐绰绰策马奔腾的身影,而他正好在山林间追寻着那人的影子,快马前进。

    牢牢的坠在后面,既不用担心被发现,也不用担心追丢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快马疾驰向前的冯玉,心里在想着心事,便是刚才看到的那位宋民统领,又勾起了他的心绪,想起了当夜那一场河边血战,十一位兄弟在自己眼前自杀的场景,依然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可要说到有什么仇恨吗,那也是流民与西民之间的仇恨,两边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,对那位宋民统领有什么仇恨吗?就算有,但现在这种时候也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可惜,如今这样海族怪物入侵的情况他冯玉是顾不上仇恨了,有人顾得上,宋民已然去三叉营调兵遣将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冯玉现在还不知道宋民已经认出了他,更是已然前往三叉营调兵的事情,不过他心里那不好的预感来自当初,当初宋民听闻居仓向平禾发起进攻的消息时,那愤怒到难以自抑的模样,若是真的在城门口认出了他,难保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冯玉的预测还是十分正确的,纷乱的心绪慢慢就收了回来,缓缓转头向自己来路望去,身后一片开阔,并无一人的身影,而平禾巨城也已经在视线里缩成了一个小点。

    放心的缓缓将头扭了回来,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,双目继续朝前盯去,可心里不知为何,已然还有些不舒服,似乎总觉得有人在盯着他。

    突然!冯玉向着一旁的山林看去......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当平禾的司督大人程冠桥,听完亲卫嘴里的话语之后,大惊失色道:“你说什么?宋民出城擅自调动三叉营的兵马去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大人,宋民统领已然快马加鞭出城有一会儿了。”亲卫点了点头,脸上十分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出去吧。”程司督收了收心神,面上的神色一敛,挥了挥手让自己的亲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亲卫刚走,来向司督大人禀报冯玉情况,仍然待在这司督府里的大阿牧上前一步,神色略显焦急的说道:“司督,你看现在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,怎么办,这个混球,熊碴拉的宋民,大大小小的战斗也打了这么多了,怎的还是如此的不稳重。”司督大人在屋子里来回踱步,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又赶紧看着大阿牧追问一句:“那位冯帮主给你说的他现在手上有多少人手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有五六千人。”大阿牧想起之前与冯玉在书房里的谈话,赶紧回答道,说完又道:“不过依我看,这位冯帮主约莫是想要提高自己的价值,手里的人手有夸大的成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有夸大的成分,那三千人也应该是有的。”司督大人沉思一会儿,然后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这两人是都想错了,那位冯帮主可不只是夸大了一点儿,整个凹谷里的流民兄弟全部加起来,也只是近一千人罢了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整个边地五城在经历了战乱的洗礼之后,能够搜罗到的全部人马了。

    反正这吹牛又不要钱,冯玉是铁了心的夸大一番,愣是将不到一千人吹成了五六千人。

    若不是考虑着实际情况,边地五城总共才多少人的问题,冯玉大概要说有一万人。

    “恩,大概是有的。”大阿牧闻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熊碴拉的那两人一黑一白在我平禾地界上闹腾的欢实,这宋民自己人也不省心,这和那位冯帮主的合作势在必行,就算能将那一黑一白的二人除掉,剩下的流民安抚的工作,还不能少了他,得阻止那个愣瓜。”司督大人一拍手说道。

    末了又接着说道:“以防那两边已经是打了起来,得同样带个五千人马前去制止他们,便是打不起来也能起到压阵的作用。”司督大人这话倒是没说错。

    “那司督你看,这应该派谁去才好?”大阿牧紧接着就问道。

    “派谁去,谁去呢,这确实是个问题啊,宋民虽不过是个统领,却是直抵龙卫的统领,更有三叉营的精兵,若是铁了心的要报复,一般人真就还压不住。”司督大人闻言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只可惜大都牧现在正率兵在外,追踪那一黑一白二人的踪迹,若不然让大都牧走上一遭,可是最好的选择了。”大阿牧接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司督大人双目直勾勾的盯着大阿牧的双眼,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怎么?”大阿牧正说的好好的,不知司督大人叫他作甚,答应一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就大阿牧你去吧,你就是此时最好的人选,正好你能压住宋民,而且你又与冯帮主交谈过,没有比你更好的人选了。”司督大人看着大阿牧说着,越说越觉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我?”听着司督大人的决定,大阿牧一时还未反应过来,略有些诧异的说着,接着点了点头,听司督大人这样说,也确实是自己再合适不过了,说道:“好,便是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这一番计议却是并未用去多少时间,一刻钟之后,出了司督府的大阿牧已然点齐五千人马立在了平禾城的城门前,寻着三叉营驻扎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那位冯帮主的人手是藏在哪儿的,便是只能寻着三叉营的方向而去这一个办法了。

    而平禾城这连番的动静却是落在了一人的眼里,一个普通西民打扮的男子,身影悄无声息的从墙角后消失了......

    “哈哈哈,白穷你这计策真是甚妙啊,那平禾的大都牧现在还在满世界的追着那么一丢丢的人,找咱俩呢,便是找翻了地,也找不到我和你,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和你竟然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待着吧。”一个长着一张犹如锅底般大黑脸的铁塔巨汉,屁股坐在地上,看着上首一个皮肤异常白皙的男子,大笑着说道。

亿万先生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