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亿万先生 > 都市恶魔果实系统 > 第421章 我心情不好,别惹我
    此次大清洗,官方称之为全球反恐战争,上百个国家的反恐部队参与了行动。

    第一夜里,两万多个启示教高干余孽被反恐部队抓捕,五千多人被当场枪决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而共济会为了急于向羽尘表示忠诚,调集了重兵进攻南洋毒王的泰南大本营。

     凌晨十二点,共济会元老艾伯特知会泰国军方后,亲自带领部队,对毒王大巴颂的大本营展开了进攻。同时军火王花四带队协助行动。

     大巴颂大约有三个师的部队驻扎在丛林之中,兵强马壮。

    但是共济会出动的部队全是精锐,更何况有花四的胡狼重甲兵协助,大巴颂在劫难逃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大巴颂的部队全线崩溃。

     大巴颂的驻军营地火光冲天,到处都是坦克的轰鸣声,枪炮声。

    胡狼重型机甲的身影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 大巴颂的大本营包括周边的许许多多归属于他的贩毒村,尸横遍野。

    共济会的部队向来凶狠,对待曾经的盟友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 到天亮时,方圆百里之内,几万军人和平民成为焦尸。

     以至于事后处理尸体又花了好几天。

     但是虽然杀了那么多人,大巴颂和他的亲卫兵却溜掉了,以至于艾伯特知道后,愁得差点想去跳河。

    好在同行的花四跟艾伯特也算有点交情,答应帮他求情后,艾伯特才算缓过来,连声称谢,就差给花四跪下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在全世界范围的大清洗正在进行时,羽尘却仍然在在大学里当他的学生。

    假如说目前世上治安最好的城市,绝对要数如今的江南市。

    假如要说世上最安全的地方,莫过于羽尘的学校和家乡。

    这时候,羽尘正在教室中上着一节普通的人体结构课,因为讲师是个新来的小年轻,说得也挺生疏的,不怎么好听,羽尘听着听着,不知不觉竟走神了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‘呼’得一声,讲台上,一枚白色的粉笔朝着羽尘招呼过来,羽尘看也没看,手指弹了一下,那粉笔就在半空中化成了粉笔灰。

    羽尘淡淡得问:“老师,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讲台上的年轻讲师很明显不是什么好脾气,厉声说:“这位同学,请你站起来上课。课堂是神圣的地方,不是让你睡觉的。要睡请你回去睡。”

    这讲师名叫姚文宇,年纪轻轻就当了教授,一是家里有背景,二是确实有点才。

    这类人一向恃才傲物,年轻气盛,哪容得下别人在他上课的时候睡觉。

    学生私下都称他为‘小古董’,意思是说他为人死板,刻薄,上课迟到个几分钟,他就要扣分。

    羽尘缓缓得站起身来,正当姚文宇以为他准备罚站时,羽尘却不动声色得收拾好东西,朝着教室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这举动的意思很简单,这节课我不上了。

    姚文宇傻眼了,他以为自己已经够狂了,没想到还有比他更狂的。

    羽尘刚走到教室门口,姚文宇怒吼一声:“站住,你这小瘪三,敢走出这门口,凡是我的课,你的学科分全都别想要了。”

    羽尘这时终于看了他一眼,目光幽暗冰冷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姚文宇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得说:“你。。。。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闭嘴,从现在开始,你再多说一个字,我打掉你一嘴的牙。”

    姚文宇还想呵斥,但当他看见羽尘那冰冷的眼神,不知怎么的,让他浑身打了个寒战,只觉得浑身像是被寒气给包裹了,整个人如同处于冰山之中。

    之后,他战战兢兢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让你闭嘴是为你好,我这段时间心情不好,你别惹我,我怕你再说一句,我会当场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 说着,羽尘再也不看他一眼,默默得走出了门口。

     底下学生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这小古董跟羽尘终于撞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羽尘连校长和教导主任都敢整,还会怕这小古董。”

    “小古董就是个瓷器,羽尘是铁块,我早知道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古董这叫自取其辱。”

    “丢人啊。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这些话听到姚文宇耳朵里,气得他七窍生烟,羽尘一走,他又开始拽了。

    “这课没法上了,刚才这位同学叫羽尘是吧,妈的,给我等着瞧。”

    下课后,姚文宇气冲冲得跑到校长办公室告状说:“校长,这课我没法上了,这帮学生太恶心人了。”

    姚文宇的父亲是省教育厅的副厅长,校长还是要给他面子的,微笑着问:“怎么啦,文宇,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?”

    姚文宇气呼呼得说:“刚刚那堂课,一个叫羽尘的学生上课睡觉,我就拿粉笔扔了他一下,他竟然公然顶撞我,还当场罢课,甚至威胁要打我。我觉得这样的学生一定得处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哦,羽尘啊?那是个刺头。”校长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,等他反应过来时,脸色瞬间变得煞白,眼睛突然间睁得滚圆:“你说什么?羽尘?”

     “啊,对啊。”姚文宇对校长脸色突变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羽毛的羽,尘土的尘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。”

    校长结结巴巴得说:“你刚。。。。刚才说什么?你拿粉笔扔他?”

    姚文宇不明所以,一脸茫然:“对。”

    校长呆若木鸡,傻了好半天,脸色涨得跟猪肝似的,惊得心脏病差点犯了。

    “校长?校长?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终于校长回过神来,立刻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纸和笔递给姚文宇,说:“写吧。”

    姚文宇已经完全懵了。

    “写什么?”

    “辞职信?”

    “谁的辞职信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你的啊。”

    姚文宇整个人呢差点跳起来,惊叫道:“这是为什么啊,就因为我拿粉笔扔了他一记,就要我辞职?凭什么?”

    校长叹气说:“文宇啊,给自己留点颜面吧。我这是为你好啊。这事往轻了讲,不知者不罪,离职是你最好的结局。要不然,命都要没了。”

    姚文宇摇头:“我不写。”

    校长说:“不写不行,你不写,我就开学校干部大会,讨论将你开除,到时候你更难堪。”

     姚文宇急了:“校长,那个羽尘是不是你亲戚啊?你这么护着他。我爸好歹也是教育厅副厅长,你连他面子都不给?”

(本章完)


亿万先生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