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偷香高手 > 第1386章 乐极生悲
     宋青书正在寻思该用怎样的方法才能弥补任盈盈所损耗的阳寿,九阴九阳、易筋葵花……各种绝学不停冒出在脑海当中,不过很快又被他一一否定。

     这个世界中神奇的武功非常之多,可是有增加寿元功效的,却一个也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 宋青书正在苦恼之际,忽然听到任盈盈的问题,一时间不由得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 任盈盈刚才被他一根手指在身上点来点去,其中不乏很多敏感部位,本来她还有些犹豫,但想到双方已拜堂成亲,更何况刚才两人差点已经走到最后一步……

     因此尽管有些难为情,还是由着对方的手指在自己身上游走,不过任盈盈很快就有点后悔起来。

     因为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古怪了,仿佛有无数只蚂蚁在身上爬,又仿佛有无数只手在身上温柔地爱抚,一会儿像在火边烤,一会儿又仿佛置身冰天雪地里。

     任盈盈自问忍耐力不错,可是没过多久她就压抑不住身体的反应,喉咙里不由自主发出一阵阵羞人的喘息哼声。

     一开始她还咬牙苦忍,可是到了后来一阵阵来自灵魂的颤栗,她又哪里还忍得住,小茅屋里面顿时响起了一阵阵仙乐般的哼声。

     事后回想起来,一向好面子的任盈盈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,她忽然想到自己都这么难堪,那其他人想必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想到治疗途中对方手指经过的那些敏感地方,任盈盈忽然意识到若是给其他女子疗伤,岂不是也会碰触到那些地方?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出来,她忽然觉得有些酸溜溜的,噘着嘴便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也没有多少……”宋青书有些心虚,注意到她柳眉微蹙,急忙改口道,“你是第一个,第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抗拒从严回家过年,坦白从宽牢底坐穿,宋青书哪会傻到在这个关头实话实说啊。

    “你的嘴里就没几句真话。”任盈盈啐了一口,她又岂会不知道对方是在骗自己,可是以她的睿智也不会傻到继续追究此事,随口转移话题道,“对了,黄帮主和岳姑娘她们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她想到了当初被一同囚禁的三人。

    “黄帮主救回来了,不过岳姑娘恐怕就……”宋青书想到自己选择放弃了岳灵珊,不由得万分歉疚,不过若是重新选择一次,自己恐怕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呢?”任盈盈听到了不由大惊,再也顾不得沉浸在旖旎气氛当中,忍不住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张柔那厮……”宋青书将昨夜发生的种种大致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到张柔设计让宋青书面对三选一的难题,任盈盈不由得惊呼出声,同时心中隐隐好奇他会做出何种选择;待听到他直接去宝石山,不由暗暗佩服他慌乱之中还能冷静分析;待听到张柔故意说错三人的地址让其后悔一生,不由痛恨对方的狡猾与狠毒;待听到他半夜几乎跑遍了整个临安城来救自己,心中不由得又是感动又是庆幸。

    “可怜岳姑娘……”任盈盈娥眉轻蹙,昨天的事情虽然惊险,但可以说最后结局还比较美满,除了岳灵珊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对不起她,不过在那种情况下,我不可能抛下你去救她。”宋青书静静地看着她,眼神之中充满坚定,不过心中却暗暗感叹,林平之这下估计会恨死我了。

    知道他毫不犹豫选择了自己,任盈盈大为感动,可想到某事,忍不住幽幽地叹了一口气:“冲……令狐少侠恐怕要伤心欲绝了。”

    回想起当年绿竹巷中发生的事情,她比世上任何人都清楚令狐冲对岳灵珊的爱恋。虽然岳灵珊的死不是自己造成的,但是某种程度上来说,也是因为自己的缘故,岳灵珊才得不到救援……想到这里,她不禁大为内疚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改口了,是不是担心我吃醋啊?”注意到她称呼的变化,宋青书心中一动,忍不住戳了戳她的肩膀,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任盈盈脸色一红,小声说道:“我……我毕竟已经和你成亲了,总是不方便再那样叫其他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看着任盈盈的变化,宋青书却并不意外,这世上不是没有天长地久的爱情,而是那种爱情需要很多苛刻的条件才能达成。对于大多数爱情来说,朝夕相处,双方生活经常有交集才是刷好感的基础,如果双方相处的机会都没有,那么爱情就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壤,哪怕之前再爱,后面也会慢慢淡下来。

    后世新海诚老贼的《秒速五厘米》差不多讲的就是这个道理,男女主从小青梅竹马,互相深爱着对方,认为将来长大后对方必然是自己的另一半。可惜因为双方父母的工作原因,男女主被迫转学分开,后来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远……

    虽然一开始男女主还坚持写信互相寄宿着情丝,可时间一长,双方发现越来越没什么好聊的,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放弃写信,曾经深爱着的两人,最终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很多少男少女看到这个结局为之泪目心伤不已,不过随着年龄的成熟却会渐渐发现两人的结局可谓是必然。

    男女主一开始的确深爱着对方,可是他们爱着的只是小时候对方的形象,两人慢慢长大,接触了新的人新的事,早已变成了一个全新的人,小时候的形象只是他们新形象的很小一个组成部分而已,因为时间与空间的原因,男女主对另一半新的一面根本就不了解,注定了那种爱的感觉回不到过去了。

    任盈盈和令狐冲感情虽然不错,但双方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少,仅仅绿竹巷学琴、五霸岗聚会、黑木崖大战东方不败几件事情,这期间她还和宋青书有过不少交集。

    接着没过多久任盈盈和令狐冲被迫分开,他们相处的时间还远不如和宋青书相处的时间多,再加上后来和宋青书发生了更多惊心动魄的事情,实际上宋青书在任盈盈生命中的分量早已超过了令狐冲,所缺的就是一个契机让她意识到这点而已。而刚才生与死边缘的经历,就是最完美的契机。

    “我这算不算成功的翘墙角啊?罪过罪过~”宋青书一开始还有点歉意,但他早已明白爱情这个东西,本来就没有公平与道理可言,很快就决定坦然面对这一切。

    见任盈盈一副欲语还休的模样煞是可爱,宋青书心中一动,忍不住作死地想逗逗她:“之前你也和我成亲了啊,不也一口一个冲哥叫着么?”

    任盈盈哪经得住这样打趣,顿时有些恼羞成怒:“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混蛋~”

    宋青书连连告饶,好不容易才让她平息了怒气,任盈盈忽然开口道:“我们回去吧,总要去查查岳姑娘的下落才行。”

    宋青书也收起笑容,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:“好!”

    临走时宋青书忽然停下脚步,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放到桌上,看着盈盈疑惑的眼神,解释道:“这里是人家猎人准备的补给站,我们将其弄得一团糟,还用了不少东西,总该补偿他一下。”

    任盈盈神情古怪地看了他一眼,摇着头说:“有时候我真的发现自己好像不认识你一般,一会儿可恶得像个恶魔,一会儿又心善得像个圣人。”

    宋青书微微一笑:“我对大多数人都挺好的,也就对你恶魔了点,还不是为了引起你注意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~”任盈盈红着脸啐了一口,唇角却浮现出了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我还有机会见到日出。”出了茅屋过后,望着东边天际的朝阳,任盈盈想到之前被追杀时的遗憾,不由得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愿意,我可以天天陪你看日出。”宋青书走到她身边,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你有那么多女人要陪,哪有那么多空。”任盈盈幽幽地叹了一口气,之前一个岳灵珊就让她烦恼了,结果现在反而多了更多强劲的竞争对手,她忽然间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还是错了。

    宋青书头皮发麻,明智地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讨论下去:“我们还是先去查探岳小姐的下落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任盈盈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宋青书带着任盈盈回到临安城,原本寻思着先回齐王府,那里就因该能得到最新的消息,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往城东而去,不管出于哪一方面,自己也有必要去一趟清泰桥。

    谁知道刚到半路,忽然迎面走出来一队人马,领头的正是林平之和李淏南他们,只见他们一脸沮丧,脸上充满了悲戚之情。

    宋青书犹豫了一下,但是也很清楚自己迟早要面对这一刻,于是走了过去,充满歉意地喊了一声:“平之~”

    林平之见到他,发自内心地露出惊喜的表情:“宋大哥!”

    “平之,我……”宋青书正寻思着该如何解释岳灵珊的事情,对方却先开口了:

    “对不起,宋大哥!”

    宋青书一头雾水,心想你怎么和我道歉来了,结果林平之接下来的话让他瞬间变了脸色:“我们把黄帮主弄丢了!”

    --

    感谢败马王子、誓言lucky、43754526、丶無灬言、天御之灾、酱油路人丁、书友34467057、萌道筱玥、记住死亡、书友12769099等人的打赏以及诸位热心书友的月票支持

亿万先生手机版